车间设备

车间设备
可降解塑料几级风口?

时间: 2024-02-07 23:58:22 |   作者: 车间设备

  说起化工股,很多人都提不起兴趣。这个行业听上去不像新能源那么性感,也不像消费那么接地气(我指的可不是估值)。但是,如果我说“碳中和”,估计你们会“哦”(二声)一下,然后用眼神告诉我:接着往下说。

  碳中和对于关注新能源、光伏板块的投资者来说肯定不是陌生概念了。2020年9月22日,习主席在第七十五届联合国大会上宣布:“中国将提高国家自主贡献力度,采取更有力的政策和措施,二氧化碳排放力争2030年前达到峰值,努力争取2060年前实现碳中和”。随后又在“气候雄心峰会”上进一步细化了2030年碳排放强度、减排幅度、非化石能源占比等目标细则。

  要实现碳中和,首先肯定是发电端的碳减排,也就是以清洁能源替代化石能源已达到电力脱碳,其次就是在消费端引导减排,比如以锂电、氢能、天然气等清洁燃料来替代石油来减少排放。而消费端碳减排,还有一个重要的环节就是绿色排放。其中最重要的就是发展可降解塑料、塑料回收,以减少塑料的生产和焚化产生的大量二氧化碳。

  看看大资金对板块的布局,看看抱团股,市场上围绕着“碳中和”这条主线的布局从来就没有缺席。新能源汽车和光伏先后受到资金的青睐,看中的就是政策和市场一同推动的长期投资主线。那么,你猜,当这条主线的前两大脉络估值高企,而“可降解塑料”这条脉络的景气度还没那么火热的时候,接下来会发生啥呢?

  当然,市场的短期走向从来不是我们关注的重点。我们关注的是行业和个股长期的潜力。

  每次收到快递我都会很开心,买买买,淘淘淘成了每个人生活的一部分。可是,每次拆快递纸箱塑料包装,扔塑料袋和快餐盒的时候也真心觉得有点罪恶感。这些塑料垃圾是我们每个人给地球造的孽。是的,虽然我自带购物袋去超市,反对过度包装,但是那些外卖餐盒和快递纸箱塑料包装里都有我造的孽。

  所以,当我看到国家把“限塑令”升级成“禁塑令”时我还挺欣慰的,我们真的需要采取这样的措施了。2020年1月国家发改委和环境部发布《关于逐步加强塑料污染治理的意见》,即升级版限塑令,也有人称禁塑令;4月10日,为了明确禁塑令执行标准,国家发展改革委会同有关部门组织起草了《禁止、限制生产、销售和使用的塑料制品目录(征求意见稿)》。

  此次升级版限塑令分三步目标推进:第一步,在2020年底,率先在部分地区、部分领域禁止、限制部分塑料制品的生产、销售和使用;第二步,到2022年在塑料污染问题突出领域和电商、快递、外卖等新兴领域,形成一批可复制、可推广的塑料减量和绿色物流模式;第三步,到2025年,塑料制品生产、流通、消费和回收处置等环节的管理制度基本建立,重点城市塑料垃圾填埋量大幅度降低,塑料污染得到一定效果控制。

  采取限塑、禁塑的不止中国一个国家。2018年,欧盟通过了一项关于控制塑料废弃物的法令。根据法令,自2021年起,欧盟将全面禁止成员国使用饮管、餐具和棉花棒等10种一次性塑料制品,这些用品将由纸、秸秆或可重复使用的硬塑料替代。全球近一百个国家实施了禁止或限制使用一次性塑料袋的规定。限塑、禁塑的覆盖面也已经延伸到食、住、行各个方面。

  然而,禁塑令的关键词不是“禁止”,而是“替换”。也就是说并非“禁止”使用塑料,而是减少塑料使用,以纸、无纺布等材料替换塑料,以重复使用塑料代替一次性塑料,以及把不可降解塑料替换为可降解塑料。

  根据华安证券的预测,截至2025年,国内的可降解塑料消费量将达到225万吨,加上净出口量13.2吨,总需求可达238万吨。自己觉得这个预测中海外出口需求的预测过于保守。因为仅看金发科技一家,目前7.1万吨的产能中超过70%是销往海外;此外国内最大的PBAT产能新疆蓝山屯河也是一半以上销往海外,随着新建产能在未来两三年密集投产,我国可满足的可降解塑料出口需求应该会大幅提升。

  那即使按照上表的保守市场需求预测,我们也可以算出未来五年的需求复合增速为30%。考虑到自2020年开始,不管是PLA还是PBAT,国内开始新增了很多在建产能,这些产能投产后将缓解市场供不应求的情况,但是也能预见未来的竞争格局更激烈,产品价格有下行空间,甚至会出现产能过剩的问题。因此,从整体可降解塑料的总产值来看,其增速可能低于消费量的增速。

  可降解塑料按照原材料划分,可分为生物基可降解塑料和石油基可降解塑料。生物基可降解塑料是以玉米、小麦等生物质为原料生产的塑料,最重要的包含 PLA(聚乳酸)、PHA(聚羟基烷酸酯)、PGA(聚谷氨酸)等。石油基可降解塑料是以化石能源为原料生产的塑料,最重要的包含PBS(聚丁二酸丁二醇酯)、PBAT (聚己二酸/对苯二甲酸丁二酯)、PCL(聚己内酯)等。

  全球来看,目前PCL和PGA的生产规模都还很小,尚未实现产业化。PHA生产技术不成熟,而且成本过高,所以应用限制范围很有限,目前主要使用在在医学领域。PBS原材料受限且价格比PLA和PBAT都高(恒力石化将陆续新建90万吨PBS的产能,成本走向很值得关注,但要到2022年才投产)。所以,目前全球市场上可降解塑料产业化程度较高的就是PLA和PBAT。另外,目前市场占有率很大的淀粉基塑料由于被证明不能完全降解以及印刷性和耐用性不好,不属于未来发展的主流。

  PLA由于技术壁垒高,在国内的发展比较晚,国外产能较大的两家公司NatureWorks和Corbion-Purac掌握着丙交酯的合成和纯化这个关键技术,占有了PLA的大部分市场。国内PLA属于起步阶段,尚未有大产能的生产线投产,但是在建的产能发展非常快。PLA的整个生产的基本工艺复杂,国内的发展主要根据丙交酯的合成和纯化这个关键技术是否能突破。

  据浙江海正称,海正已自主掌握丙交酯(聚乳酸中间体)等核心技术,目前拥有产能 4.5 万吨/年,2020年12月1日,海正称其年产3万吨聚乳酸项目成功投产,实现聚乳酸树脂工业化生产跨越式增长。中粮科技也称已掌握可降解材料全产业链生产加工技术,丙交酯生产项目正稳步推进。而金丹科技则掌握着PLA生产的基本工艺中另一个重要环节乳酸的产能,并与南京大学合作突破了丙交酯的关键技术,开始了丙交酯的试产。由于这些项目都还处于试产或刚刚投产的状况,丙交酯的技术突破到底进展如何,尚有待市场验证。

  国际上最早实现了PBAT产业化的是德国巴斯夫,国内则是金发科技是领军企业。PBAT是脂肪族-芳香族共聚酯,结晶率低,分子链有柔性的脂肪链和刚性的芳环,具有优良的力学性能。而且由于脂肪族酯键的存在,同时拥有非常良好的生物可降解性,可自然降解。由于其优异的成膜性能,大范围的使用在农业地膜、膜袋包装等领域,是目前发展最快、应用最广泛的降解塑料品种之一。相比较PLA,PBAT的主流生产方法共酯化方法相对工艺简单,原料利用率高,生产效率高。我国PBAT现有产能目前处于全球领头羊,由于技术壁垒较低,未来几年内将有大规模产能进入市场,竞争格局将更激烈。

  由于PLA和PBAT的原材料、生产的基本工艺、设备都差别很大,所以,很少有企业会同时布局PLA和PBAT两种生产线。国内主要有金发科技和万华化学布局两方面的产能。既然我们已了解整体的可降解塑料具有广阔的未来市场发展的潜力和需求,PLA和PBAT从性能上又各有利弊,市场占有率差不多,那么,我们应该思考的下一个问题就是:PLA和PBAT的生产企业谁更挣钱呢?他们的成本、售价和利润差别大吗?走哪种技术路线的企业投资回报率会更高呢?欢迎请关注贝瑞研究,在评论关键词留言“可降解塑料”,获取完整报告。

电 话
地 图
分 享
短 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