车间设备

车间设备
只有锁住心才能当一名好锁匠

时间: 2024-01-05 20:13:54 |   作者: 车间设备

  在苏州市区,活跃着一支与苏州市公安局110指挥中心联动的便民开锁服务队。在群众眼中,这个行业有些神秘。不管什么样的锁,经过他们处理几下,很快就被打开了。他们用娴熟的技艺,热情的服务态度,为群众排忧解难。本期“故事苏州”栏目,记者走近开锁服务队的队员们,听听他们的故事。

  9月16日下午3时许,随着一阵急促的电脑提示音,苏州时代锁业便民开锁服务队接到苏州市公安局110指挥中心发来的一条求助开锁信息。调度员张逸俊通过电话向求助人快速核实相关情况后,立即安排便民开锁服务队师傅金吉敏上门开锁。记者与金师傅一同出发,见证了便民开锁的全过程。

  十分钟后,金师傅骑着电瓶车赶到阊胥路上的某小区。求助人是一位老先生,此时他正坐在门口的一只小板凳上,急得满头大汗。热心邻居和记者说,老先生的家属正在住院,他家里、医院两头跑,忙得晕头转向,一个疏忽,钥匙没拿就出了门……

  金师傅当场出示了开锁服务证,在确认老先生就是待开锁房屋的户主,并与其确认好开锁费用后,放下工具包开始工作。师傅首先把一件工具探进锁孔内,在确定锁孔内没有断钥匙后,换了一件工具,插入锁孔后不紧不慢地插拔着。大家都盯着师傅的手,只听见工具插拔锁孔时发出的“咕兹咕兹”的声音,大约过了两分钟左右,就听见师傅说了声“好了”,房门应声而开。

  “我们这支便民开锁服务队,成立于1996年。当时的苏州制锁总厂在苏州市公安局的指导下,抽调5名技术骨干成立这支服务队。那时还没有手机,大家都带了BP机,接到求助电话后,就骑自行车赶过去。”服务队老师傅张志年和记者说,2004年,企业转制后,这支服务队独立出来,成立了经营部,成员也逐渐发展到20多人。按照市公安局划定的服务区域,目前主要承接姑苏区和相城区的开锁服务请求。

  工作中,服务队以街道为单位,划分了若干个片区,安排师傅们分片区守候。几名调度员则在单位电脑前24小时轮值,确保苏州市公安局110指挥中心发来求助信息后,师傅能尽快赶到现场。每年,该经营部都要为上万名求助人提供上门开锁服务。

  “这份工作,主要就是技巧和速度。在危急时刻,早一秒钟打开房门,就可能救人危难。”服务队的谢福根师傅向记者讲述了这样一个开锁故事。

  那是在9月8日11时许,某新村有位阿姨报警称,家里的煤气灶上正在炖着排骨汤,自己却被关在大门外,现场危急万分。原来,当天上午阿姨在家里烧午饭,正好家里的酱油用完了,她赶紧出门到楼下的小铺去买。因为距离很近,阿姨就没关煤气。不料返回时才发现了自己没带家门钥匙,这下真是急出一身冷汗,赶紧拨打110报警。当谢福根赶到现场时,留园派出所的民警已经到达现场,正在安慰阿姨不要着急。谢福根仅用1分钟时间,就把门锁打开。阿姨快步冲进厨房,迅速关闭煤气灶,避免了一次火灾事故的发生。

  7月12日,有两个幼儿不小心把自己反锁在儿童房内,急得哇哇大哭,服务队师傅快速打开房门,让两个孩子转危为安。上门服务的金吉敏和记者说,当时他赶到现场,经简单询问后得知,儿童房内有两个孩子,一个5岁,另一个才3岁。两人反锁房门在里面玩耍。没想到家长敲门时,孩子在房间里却怎么也打不开锁,急得大哭起来。家长心急如焚,赶紧找来钥匙开锁,心急之下,钥匙断在锁孔内,只能求助110。金吉敏检查过后,发现锁舌已经断裂。为了确认和保证两个孩子的安全,金吉敏经业主同意后,对门锁进行破拆,仅用两分钟就打开了房门。

  “在开锁这一行,以前是师傅领进门,修行在自身。现在门锁的防盗等级慢慢的升高,倒逼着师傅们必须不断学习新技术。”张逸俊说,跟着社会的发展,如今市面上防盗锁的锁芯也在一直在升级。以前居民的门户锁,大多是A级防盗锁,现在多数家庭使用的锁芯都是C级防盗锁。从传统钥匙锁到指纹识别锁,从门户锁到机车锁。锁具的发展,也推动着师傅们不断学习。服务队每个月都会组织师傅们聚在一起,熟悉市场上的最新锁型,提高自身技术。

  “除了学习新技术以外,我们还会探讨‘疑难杂症’。”金吉敏和记者说,师傅们还会定期交流各自在开锁过程中遇到的新情况新问题。比如门侧的天地钩坏了,或者是防盗门地销的锁舌误入门框洞里,该怎么样处理。“这种特殊情况的交流,能够在一定程度上帮助师傅们在服务时准确判断,然后对症施策。”

  开锁属于特种行业,经营部除了要有营业执照外,还要得到公安机关的许可。开锁师傅必须取得职业资格证和上岗证,并且在公安机关登记备案。为了让群众放心,师傅每次上门服务,都要先向对方出示自己的开锁服务证。服务证的正面贴有师傅的照片,印有师傅的姓名、工号、投诉电话和证件有效期。证件背面印有开锁服务守则。

  开锁前,师傅除了向求助人出示自己的证件外,还要仔细核对求助人的身份。在采访中,张志年师傅多次向记者强调:“开锁是个敏感行当,不该开的锁绝不能开,必要时必须请派出所民警到场。要对自己负责,对行业负责。”

  金吉敏师傅就曾遇到过这样一个案例。去年7月,某小区有人报警请求开锁。金师傅到达现场后,看到一名女子带着其父母,拎着旅行箱站在房门外。该女子对金师傅说,自己陪着父母外出旅游,回来后才发现房门钥匙丢在宾馆里了,请金师傅开门后帮忙换一把新锁。此时,该小区的保安队长也来到现场,向金师傅证实,该女子确实是小区业主。

  为了验证自己确实是业主,该女子从旅行箱内拿出了房产证、结婚证和户口簿,向师傅出示。“哪有人带着房产证外出旅游的啊?”这下子,金师傅越发觉得不对劲了,他赶紧打电话向辖区派出所进行汇报。

  很快,派出所民警赶到现场。经民警核实,原来,该女子在三个月前就与丈夫离了婚。涉案房屋归男方所有,其前夫随后就更换了门锁。没想到,最近几个月,房价大涨。该女子觉得吃亏了,就准备带着父母住进来,问前夫再要点钱。幸亏被及时识破,才避免了后续纠纷的产生。

  “开锁前,师傅必须首先判断求助人有没有说假话。如果明明房门反锁,但求助人却说钥匙忘记在房内,或者求助人说不清楚钥匙放在哪个房间的话,这一些状况就不能开锁,必须请派出所民警到场处置。”在张逸俊看来,在这个行业里,只有锁住心、远离杂念的人,才能当一名好锁匠。

电 话
地 图
分 享
短 信